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一(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一.(~ ̄▽ ̄)~---------------------

不知是上天注定还是巧合什么的,再活一世,梅长苏还是叫梅长苏。

他长到五岁,终于弄明白了自己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又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不是大梁——连帝制都废了好些年了——时间不对,甚至所在空间也不对。

毕竟在梅长苏的上一世,男就是男女就是女,女阴男阳,再无其他。而这个世界光性别就有六种,除开男女外,还另分乾元,中庸和坤泽。

最初得知男人亦可怀胎生子时,梅长苏震惊了整整三天。

……不过转念一想,有道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差着一个世界的距离,男人能生孩子也不算惊世骇俗了。

于是他最终接受了事实。

除开这些生理差异,梅长苏这辈子最大的收获是有了一具健健康康,能跑能跳的身体——不,也不能说很健康,但是与上辈子的瓷娃娃体质相比,可谓是再好不过了。

所以说只有失去过才懂得珍惜,有上一世千疮百孔的身体打底,梅长苏对现在的身体满意的不得了,不就是免疫系统偏差比常人更易得病吗?感冒发烧不及火寒之毒之万一,没什么好挑剔的。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孤儿院的嬷嬷唠嗑时以为他年纪小听不懂,曾当面指着他说“诺,就这个,长的俊也没残疾,可惜身子里头没长好防不了病,给院门口捡回来嘞。”

“这娃子长得可齐整,他爹妈也舍得扔哟,造孽。”

“你撒子哟!现在世道这么乱,好多人穷要饭嘞,养一个身体不好的娃娃莫子搞哦。”

“诶,可怜……”

“忒个乱世道,恁个不可怜……”


对于此生的父母把自己抛弃一事,梅长苏完全无感,他所在意的是谈话中透露的另一个消息——乱世。

零零总总听了几年闲言碎语,拼拼凑凑出一副山河破碎风飘絮的图。

麻木的百姓,趾高气昂的外族,纷争不断窝里斗的军阀,吸着华夏骨髓还挑肥拣瘦的夷人……

若上一世景琰没能登基换誉王献王上位,大梁说不得便是这个下场吧。

触景生情,梅长苏深恨自己只有五岁。

现在的他,只是个靠国家仅存的福利制度养着,对于挽救家国毫无能为的累赘。

不过……人总会长大的。梅长苏乖乖被嬷嬷赶着和一群细瘦孩子排队领饭,在一堆渴望着食物浑浑噩噩的眼神中,他眸子里的光前所未有的明亮,神彩熠熠,炙热如焰,耀眼得打饭的师傅也不经愣了下。

——琅琊榜首,麒麟才子,纵然物是人非一时游困浅滩,也不可能是池中物啊。

孤儿院的生存条件一点也不好,善款层层盘剥落不到实处,院长苛刻,嬷嬷懒散,没人真正为孩子着想,可梅长苏就是有办法讨得上上下下喜欢,就连一向不耐烦小孩动辄打骂的院长瞧见他,也会柔和三分。

好人缘带来了机会,翻过年孤儿院要送一批七八岁的孩子去教会学校,院长觉得他听话又聪明,就把刚满六岁的他也捎上了。

自此脱浅滩,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梅长苏七岁,中文早已不在话下,英语可自读原版《圣经》,学校里一位法国外教对他的语言天赋展现了极大兴趣,开始教他法语俄语。

梅长苏八岁,跳到教会学校高级班,和一群十二三岁的孩子一起上课,成绩名列前茅,出类拔萃。

梅长苏十岁,学校里找不出一本他没读过的书了。

如此学生,校长惊为天人,要送他去基督中学继续深造,为此亲自找上孤儿院院长。“这个孩子,天才!让他放弃学业去做工,上帝也不能容许!”

院里最讨人喜欢的孩子被洋人校长如此夸耀,院长颇觉面上有光,再加上校长说免学费包食宿不用他花钱,只不过少了一份做工几角钱而已,院长挥挥手,爽快放行了。

于是梅长苏成了基督中学最小的学生,得以继续他的学霸生涯。

梅长苏已然规划好自己未来的路,一步一步走得踏实。然而世事无常,人力不可算尽。就在他按部就班准备读完中学上大学时,孤儿院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件事,让他终于想起了自己忽略多年的东西,唤醒了心中潜藏已久的紧迫与危机感,他的人生,也因这件事拐向了一条荆棘与鲜花并存,迷雾重重,深渊处处的未知之路。


梅长苏十二岁时,院里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在脱离孤儿院自行谋生的前一天晚上,属性觉醒,成了一个坤泽。

一个坤泽!

全国人口四万万,只有不到半成是坤泽!

除开未觉醒的孩子,全院包括院长在内都是中庸,如今竟然出了一个稀有的坤泽,在贫瘠的孤儿院不亚于一场大地震。

一连几天,院里的谈资话题都是这个,仆役议论纷纷,嬷嬷们喜气洋洋,连不苟言笑的院长也心情极好,走在路上哼着小曲。梅长苏敏锐地注意到,那个觉醒成坤泽的女孩没有参加第二天的脱院仪式,孤儿院再也没见过她的身影。

又隔几天,院长放出话来,说那个女孩由于觉醒不稳定,送到医院打抑制剂,现在人已经转到专门的坤泽学校,下半辈子都不用做工尽管着享福了。一时间孤儿院里人人称羡,孩子们一个个眼睛亮晶晶,恨不得下一刻自己也分化成一个坤泽,好摆脱辛苦劳累的生活。只梅长苏一个人的心,一直提着放不下去。

在孤儿院生活了十二年,院长嬷嬷们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要说她们因为那个坤泽过得好高兴成这样,绝不可能。

那么,她们为什么这么高兴呢?


“这戒子成色好哇,你也舍得买喔!”

“赚了比这么大的,还不兴我买个戒子戴戴,这可是纯金的!”

“说的也是,啧啧……五千大洋啊!一个坤泽卖这么多钱,都抵得上四个乾元了……”

“可惜大头都被那老女人拿走了……你说院里能再出一个坤泽几多好,要不出个乾元也够赚的……”

“麽做梦咯!我在院里干了三十年了,就碰到这么一个坤泽……”

两个嬷嬷渐渐走远,身后的阴影处,梅长苏的心一直沉到谷底。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发现自己面临了一个大危机。


有一件事他谁也没说,在那个坤泽觉醒的当晚,他曾闻到一股甜腻的桂花香。

那个女孩被嬷嬷们裹着被子抬走时,散了一路的桂花香气。

而中庸,是闻不到信息素气味的。

以前的计划全部推翻,梅长苏开始重新规划后路——如果是乾元还好,就怕是坤泽……

绝大部分人的觉醒都在十五到二十五岁,坤泽更早,集中在十五到十八岁。

他不能赌自己是十六岁以后觉醒,他赌不起。

还有三年,一切还来得及。


-----------------------------------------------------------------------------

想做个上一章 楔子 的链接,不会做〒▽〒

我还是再琢磨下吧……

评论 ( 20 )
热度 ( 213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