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琅琊榜】换头.章一(誉苏,微祁苏)

设定:誉王换了祁王的头。

      誉王黑化,慎。

    

 

-----------------------------------------------------------------------------


午市,烈日昭昭。

人群,熙熙攘攘。

侩子手端起一大海碗的酒,咕噜咕噜一口喝干,倾倒而出的酒水顺着紫红的脸淅淅沥沥滴下。喝完后,他扬起碗重重一摔——

“砰!”

满地的碎瓷无情尖锐。


陶瓷破碎的炸响让萧景桓略微抬了抬眼皮,复又落了下去。

 

 ——他是大梁开朝以来第一个公开处斩的皇子。

 

普通人家尚且家丑不可外扬,皇族更甚。就连当初祁王萧景禹谋反一案,事涉七万赤焰大军,逆族除国,也不过是罚没皇陵,一杯毒酒了却残生。

足见父皇有多恨他。

 

“呵呵呵……”萧景桓低低笑了起来。

是了,他怎么能和祁王比?

他誉王不过是个外族杂种,一生汲汲营营卑劣下贱不得人心众叛亲离,到死也零落不堪注定遗臭万年。祁王呢?祁王他明君之相,一生光明磊落,纵背冤而死亦无碍其铮铮铁骨,更遑论那人为其十三年韬光养晦,忍辱负重,倾覆性命也要为其翻案,还他一世清誉万古流芳——

那人……从未正眼瞧过他,满心是祁王萧景禹,满眼是靖王萧景琰。

与他不过是虚与委蛇一载光阴,毫发无伤拆他大半心血。他一颗腐臭污泥中掏出来的真心,入不得风光霁月的眼,只好任其自生自灭,化作一滩污血。

何其可笑。

何其可笑。

那就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萧景桓突然旁若无人大笑起来,人群一阵骚动,好奇急迫地盯着他,他们都想知道,这个马上要死的皇子在笑什么。

他在笑什么?谁也不知道。

 

据说人在死前一刻是一生中最清明的一刻,脑子里会浮现这一生走过的痕迹后归于黑暗虚无。他知道自己不会,因为他只会想着一个人,他要把那个人烙在皮刻在骨嵌进灵魂百世轮回不削不磨奈何桥不隐不灭铭记在心生生世世——

 

“午时三刻!时辰到!行——刑——”

侩子手辫子往后一甩,手起刀落。

人头落地。

 

——梅长苏。

 


*****

黄泉路,忘川河,彼岸花,引渡人。

他过不了河。

“不是老朽不让你过,是你没有头啊。”带着大斗笠皮包骨的老人摸着稀疏的胡子,声音惨淡沙哑,“头乃五精之要,天魂所在。你魂魄移位,一渡河就会魂飞魄散。”

无头之鬼,不入忘川。

于是萧景桓抱着自己的头徘徊河边,看鬼卒压着大鬼小鬼来来往往,看不能渡河冤鬼饿鬼强渡河被层层白骨拖下再无踪迹,看心有执念的怨鬼念鬼不肯投胎滞留岸边。

这样也好。

 

黄泉无日夜,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与旁鬼穿着不同的青面鬼卒找上他来。

“我看你在河边飘荡一个月了,小子,你命真好。”

闻言,萧景桓失笑出声,“我?命好?”

他命好,那什么算差。

青面鬼卒嘿嘿一笑,“小子,你别身在福中中不知福。你自己看看周围,除你之外,还有哪个鬼能在忘川河便待满一个月?”

还真没有,虽然忘川河边一直很热闹,但是新旧交替的速度也很快,莫说一个月,待满三天的都少。

鬼卒嗤笑道,“你以为那些枉死鬼明知送死也要渡河是为了什么?忘川河万年阴气会随水汽不断流转,所有忘川之外的鬼都受其侵蚀,那种魂魄一点点蚕食的感觉能把鬼逼疯!”

“所以那些鬼宁愿渡河拼一把,也好过不断磋磨。”

萧景桓稳稳抱着手中的头,“那我为什么没事?”

“所以说你小子命好啊。”青面鬼卒笑得鬼气森森,“你身上有被斩断的王气,有王气护着,自然没事。”

王气本至阳之物,即使珍贵也不是阴间小鬼能沾染的。但是王气斩王怨生,至阳转至阴,这可是让鬼卒垂涎欲滴的好东西,是以思前想后一个月,它决定铤而走险。

“你给我一半王气,我可以帮你弄一个头让你渡过忘川。”青面鬼卒努力诉说渡河的好处,“到时候想去投胎还是留下都随你,你还剩一半王气,足够投个好胎啦。就算不投胎,鬼世繁华也比着冷清清河边强出百倍……”

萧景桓不为所动,“我有头。”

“诶呀你怀你那个不行。”鬼卒有些不耐烦,“那是人间斩断的死头,接不上的。我可以在阴间帮你找一个已经投胎的人的死身,把他的头给你接上……”

“死身?那是什么?”萧景桓眼光转动。

青面鬼卒一看事有门,瞬间情绪高涨,啰里啰嗦说了一通。

人有天地人三魂,天魂为灵识所在,地魂管记忆因果,人魂主肉身。人死即失肉身人魂散去,等及投胎只带天魂,前尘尽忘,地魂失去根基,化作死身,置于黄泉号死谷底百年消散成为黄泉养料。 

“……所以说到时候我直接帮你从号死谷弄一个头换上,男女老少,胖瘦俊丑要什么样的都有……。”

“我可以给你一半王气甚至更多,但是我要自己选人换头。”萧景桓打断他,“你得给我把人找出来。”

鬼卒面露难色,“号死谷死身那么多,没点线索找人谈何容易?”

“无妨,那人是我血脉相连的亲兄弟,死在十四年前。”

 


 *****

黄泉路,忘川河,彼岸花,引渡人。

大冤昭雪,大仇得报,战事平定,亲友皆安。

站在引渡人的船上,梅长苏心想,他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

只是景琰的约定,恐怕要待来世偿还了……

等等,那岸边上的,是谁?

梅长苏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一点。

好像目光移开一下,那人就会像梦一样碎掉。

船离岸愈发靠近,终于看清那人的脸。

“你……你是……”

多久了?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来。

岸上人说,“小殊。”

“景禹哥哥……”声音颤抖,身体也颤抖。

不知不觉,眼泪滑落,穿透了十四年的漫长时光。

 

萧景桓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温柔很温柔,眼底盛着眷念的光,让人软弱得想要溺死在这一方柔水。不然一向傲骨嶙嶙,清冷如冬雪寒梅的麒麟才子,缘何会在他怀里痛哭失声,泪盈于睫?

他露出一个缠绵悱恻的微笑来,轻声说道,“小殊,别怕。”

 

萧景琰,纵你是他心上白月光又如何?从前我是地上千践万踏一泼污血,所以你赢得不费吹灰之力。

现在,我是他心头朱砂痣。



.TBC

-----------------------------------------------------------------------------

第一篇点梗,预计三四章的小短篇,HE


评论 ( 32 )
热度 ( 143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