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二.(下)(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二.(下).(~ ̄▽ ̄)~-----------------


爱尔柏塔是个好地方。

占地面积大,医生病人多,药品种类齐全。

这种鱼目混杂,人来人往的环境,实在是给梅长苏提供了很大方便。

杰尔卡医生把他带到爱尔柏塔以后并未特别照看他——作为一个拥有独立办公室的资深医师,杰尔卡有整整一排的助理医生。他之所以邀请梅长苏,更多是因为惜才之心后辈之情,给他提供一个更好的机会罢了。

这却正合梅长苏本意,他要做的事,得有很高的自由度,同时越少人关注越好。

万事开头难,想要拿到所需针剂,只要找到进药库的门路,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对于这点,梅长苏表示他有特殊的交友技巧。

 

“真是太神奇了,梅!你一定要收我做你的学生!”药库管理员查理兴奋地拍着眼前只到他肩膀的少年——就是这点才他惊奇,这小一个人脑子里竟然会有如此多的东西——“难以想象,你才多大啊?不愧是杰尔卡医生亲口夸赞的人!”

“事实上,中国医学博大精深,光中草药就有五千多种,我也只是略懂皮毛。”梅长苏谦虚说道,“收学生我还远远不够格。”

“你太小看自己了,我在中国生活了五年,连两百种中药都背不出来,那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太难记了。”查理半是羡慕半是敬佩地看着梅长苏,短短一个月,他对少年的印象已经从“杰尔卡医生带来的小不点”变成“神奇的医学天才”,身处一家正统的西医院,查理却痴迷于中医药学,自认为是一个“中国医学通”,结果三两下就被少年打击得体无完肤。

在得知少年的年龄后,他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

“梅,你就收我做学生吧。我一定会很认真很认真学习的。”

“不行……”梅长苏话语一顿,看着查理整个人如同被抢走骨头小狗一样蔫巴下来,语气一转,道,“不过你不介意我年纪的话,我们可以做朋友嘛,每天午休我去药库找你,朋友之间相互交流……”

“我不介意一点也不介意!”查理顿时精神百倍,“太好了梅!我们以后就是’intimate friend’!”他高兴地搂住少年的肩推耸着走远,“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懂这么多的……”

梅长苏笑而不语。

都说久病成医久病成医,他梅长苏可是曾经有十四年病史的男人啊。

 

查理是个很热情的小伙子,性格有些大大咧咧,于是梅长苏很快摸清了药库每天常规药品和管制药品的派送情况——从药库里直接偷并不现实,但是已经派送出去的药品,就没那么麻烦了。

爱尔柏塔每天的病人人流量最多可达三百人,偶尔会有拿错药品数量,医护人员失手摔破,药品保管不慎过期……每天意外损耗的针剂高达十余支,多个一两支根本没人在意,就算抑制剂缓释剂属于比较珍贵的药剂,也不过是多费点时间罢了。

一个月零三天上午七点,六性门诊部护士清理临时药柜摔了一跤,缓释剂到手。

两个月十八天晚上十点,急症休息室酒精意外小规模失火,乾元用抑制剂到手。

 

只剩下管制最严,难度最大的坤泽用抑制剂了。

三个月,四个月,五个月……毫无进展。

 

整整三个月的无用功后,梅长苏意识到,“捡漏”的老办法不管用,他必须想个新招。

他本以为坤泽用抑制剂虽然属于管制药品,但是获取难度应该只比乾元用抑制剂高出一线,可惜他低估了当前社会对坤泽的重视程度——近百年来,坤泽觉醒率逐年下降,如何提高坤泽出生率已成世界难题。众多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中,让坤泽与乾元结合多生优质后代无疑是最有效的一种。

为了保障坤泽乾元出生率,抑制剂的获取难度越来越高,乾元用抑制剂由于工作需要获取条件还算宽厚,而坤泽用抑制剂已经管制严格到了一种接近变态的地步,没有正当理由十几道手续根本批不下来。梅长苏守株待兔五个月,药库统共只派送出去四十三支坤泽用抑制剂,且有五支手续不全被退回,如此数量,谈何损耗?

和平“捡漏”不能进行,那就只有铤而走险了。

 

偷。

 

偷不难,六性门诊部急用药柜的密码锁用的是机械叶片门锁,随便听听音就能搞定。难的是偷出来后如何不被搜出来,事发后又如何不沾上半点嫌疑。

就在梅长苏努力完善计划的时候,上天送了一个机会到他面前。

 

“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病床上半躺着的乾元面色苍白却气势不减。“谢谢你上次救了我。”

是上次在教会附属医院受重伤的男人,时隔六个月,他又受伤住院了。

梅长苏迅速扫了一眼周围,随身配枪,四个保镖,特殊病房,专配护士……要么这男人是个大人物,要么他身后有个大人物。

想到进来前看到的病历本……

梅长苏绽开一个无往不利,久经时间考验的笑容(效果可参考孤儿院校卫生部众人),“先生您言重了,杰尔卡医生才是主刀手。”

他突然有了一个万无一失的,绝妙的主意。

 

两天后,爱尔柏塔丢失了一支坤泽用抑制剂,全院戒严。

梅长苏乖乖地与医护人员集中站在一起,被人搜身,检查储物柜。

与他站在一起的杰尔卡医生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肩膀,“不要紧张,走个过场而已,等揪出那小偷就没事了。”

“您不用担心我。”梅长苏淡笑,“我不怕。”

 

整个医院被翻过来着了好几遍,医院正门侧门更是搜身搜不停,一无所获。几天下来,病人怨声载道,纷纷抗议,迫于压力,在抑制剂丢失一周后,医院停止了搜查,只是药柜的安保措施上了好几个台阶。

梅长苏一点也不急。

又过了半个月,医院平静得连闲谈都换了新话题,失窃一案已经归入“陈年旧事”了。

再过三天。

他不紧不慢地敲响特殊病房地门,“先生,您在吗?”

“进来。”保镖开门朝他点点头放他进去,这十几天他常来,与保镖也算混个脸熟了。

梅长苏坐在床头边凳子上削苹果,“您明天就出院了,我来看看您。”

“来跟我告别?”男人已然痊愈,强大的乾元信息素收敛得滴水不漏,“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呢?”

梅长苏把床底下的垃圾桶拖出来,削掉的长长一串果皮扔进去,“先生说笑了,我什么人您什么人,想再见除非您又住院——咳咳,您以后一定健健康康的,那就见不着我了。”

“苹果接好。”

男人接过苹果一口下去就是一小半,偏偏吃相狂野中还透着优雅——经典的乾元作风。三两口吃完,他用一种过来人的口气说,“话不能说太死,我的上司告诉我,人生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卡在床底死角处的抑制剂已经转移到袖子里,梅长苏无意再拖,随口称是聊了几句,就准备离开,“先生,午休时间快到了,我先走了。”

梅长苏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恰巧与将要进来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不足两步的间距,扑面而来的窒息感可以吓退任何一个中庸 ,眼前男人明明没有释放哪怕一点信息素,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只不过轻轻一扫,就好像零下十度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夜间丛林阴鸷毒蛇微吐蛇信正待出击,让人从里到外手脚冰凉,心底发寒。

——这个男人,非常,非常,可怕。

十有八九,就是病床上那位的口中的上司。

梅长苏不再多想,低头侧身出去了。

跟他没关系。

 

因为走的急,梅长苏没有听到病房内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响起。

“就是他?”

 

 

 

*****

人生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太准了。

 

万事俱备,只需静待十五岁到来觉醒,或者十六岁毫无波折脱离孤儿院的梅长苏,成了九成九人之外的那个奇葩。

十四岁,中午,孤儿院饭堂,众目睽睽,猝不及防,毫无预兆——

他觉醒发情了。

 

人生奇妙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太他妈准了。




-----------------------------------------------------------------------------

九成九人都是十五岁以后觉醒,偏偏宗主点背抽中剩下零点一成的几率……这真不是我故意的看我真诚脸U•ェ•*U

宗主这么点背是有科学原因的【才怪

简单点说就是——

都是阿诚哥的错……阿诚哥你把自家小受坑惨了你造吗……


哦对了有人猜出来病床上那位和进门那位是谁了么?我觉得这章过后已经相当明显了诶……

评论 ( 11 )
热度 ( 147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