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三(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三.(~ ̄▽ ̄)~-------------------------


肃穆辉煌的金殿……

鲜血尸骸的焦黑土地……

重山深处千机百巧的楼阁……

云雾缭绕的涛涛江河……

这些,都是哪里?

无数景象不停变换破碎,晕茫的失重感充斥脑海,无法动作,不能出声,纵使如何偏转视线亦只能看到自己一截绣着金线的鲜红袍脚,和脚下无数闪现消失,未及看清的人影。

突然,一切画面崩碎——

白雪,红梅,书生。

那书生全然看不清面目,只得模模糊糊一团青影中,伸出瘦骨嶙峋的一只手。

苍白若周天冰雪,修长如枝头折梅。

是谁?

飘飘渺渺似九天传来的声音听不清音色,仿若响彻耳边,响应心底。“景琰,是你吗?”

“别怕……”

“我承诺过的……”

 

“——阿诚!!!”

 

猛烈的剧痛流淌过每一寸血管,激起片片血花,将所有模糊的影子淹没得一干二净。

他醒了。

 

明诚蓦地睁开眼,汗水顺着额头划过眼睑,痛感过后的酸软与无力还残留在身体中,他缓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发生什么。

没有白雪红梅,没有书生,眼前是大哥看似冷静掩不住关心的面孔,周身所在是犹如暴风雨过境,碎物废纸满地的巴黎二层小楼,他的卧室。

——觉醒暴动,乾元。

明楼稳稳抽出注射完毕的抑制剂缓释剂往地上一扔,将发懵的明诚手臂塞回被子里,掖好被角,“你刚刚觉醒,就算是乾元也累得够呛,好好休息睡一觉,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大哥,我梦到一个人。”

“你安心休……什么?!”反应过来自家弟弟说了什么,神经强大如明楼也震惊了。

一个久经阵仗,一个初生牛犊,一大一小两个乾元面面相觑,一起懵逼了。

——觉醒期做梦堪称医学史上极小发生概率的特例,无论梦的背景多么陌生玄幻,内容多么古怪离奇,都会预示着重要涵义。

而如果碰到特例中的特例,梦到的是人,这个特例将意味着另外两个医学奇迹。

百分百契合率,以及——

同步发情。

 

 

    

 *****

梅长苏只记得自己排队时忽地一晕,来不及反应便陷入重重幻境,今夕不知何夕。

阔别多年的熟悉场景,朝思暮想许久的人。

漂泊多年的心忽然就落了地——太好了,原来你也来到这方世界,太好了,不是徒留我一人。

有一瞬间,他想长醉不醒。

 

然而人终究要面对现实,更何况现实还这么严峻。

 

被迫进行同步发情的梅长苏被嬷嬷们兴奋激动的呼喊给弄醒了。

“小苏,你是,你是个……坤~泽~啊!!!”

酸软虚弱的身体,隐隐骚动不可言说的部位,渴求触碰的皮肤,若有若无逐渐浓郁的梅香……

电光火石间,梅长苏理清了一切。

重点一,萧景琰也在这个世界,而他被景琰带动发情了。

重点二,他被嬷嬷们发现了,所有隐瞒手段都白费了。

重点三,抑制剂缓释剂都没在身上。

 

一时间,千般滋味涌上心头,梅长苏脑海中“太好了景琰也在”和“我要打死萧景琰”两种心思天人交战,不相上下。

“快去通知院长!”短暂的震惊与狂喜后,嬷嬷们终于清醒过来,为首的金嬷嬷派了一个人前往院长办公室,又指派剩下的嬷嬷们将饭堂的孩子全部带回房间去一个不留。她自己则和一个相熟的心腹留下来看着梅长苏。

明明眼神盯着梅长苏一错不错,像盯着一颗闪闪发光的摇钱树,脸上还硬要挤出和蔼的笑容。大概是从没试图这么温和笑过,不太熟练,两人脸上的褶子拧得皱起,似一条条狰狞的蜈蚣。

“小苏,你别怕啊~等下院长来了就送你去医院,你运气好勒!后半辈子都是少爷命啦!”

等会儿院长来了,众人看着,就再也没机会逃脱了。

现在只有两个人,还有机会!

梅长苏沉下心,装作一副害怕又期待的样子,嗫嚅道,“金嬷嬷,我是不是要和小曼一样,去坤泽学校呀?”

小曼就是当初不知被卖到哪里去的坤泽。

金嬷嬷挂着自以为和善的笑容安慰道,“当然啦!那可是好地方,不愁吃不愁穿,不用干活每月发津贴,可比你在医院累死累活好得多!”

“那……那……”梅长苏小声道,“我能不能收拾一下行李,跟朋友告个别再走?”

“还收拾什么?告什么别?!”金嬷嬷有些尖刻地拒绝,随即想起自己现在扮演的形象,遂又缓和了脸色,“到那边自有人给你准备行头,最新最好的,打电话也是一样的。”

“可是……”梅长苏声音愈发小了,“杰尔卡医生借了我一本外文原版书,说好这几天还。”

“那本书值二十块大洋呢。”

一瞬间,嬷嬷们眼里闪过贪婪的光芒。

“还有些零碎的小东西,我想带着做纪念……”

两个嬷嬷对视一眼,点点头。

“那你速度快点。”

 

梅长苏顺从地被金嬷嬷半拖半扶拽去自己房间。

孤儿院四人一间房,但是两年前,他就给自己弄到独住一间房的“殊荣”了。

金嬷嬷叫另一个嬷嬷守住门口,有些急切的快走两步到墙边小书架,“是哪本书?”她看见梅长苏背侧靠着门像是不能走动的样子,不耐烦地返回去扶他,“诶呀你快些……”

面色苍白,汗流津津的虚弱坤泽突然暴起撞向眼前的女人!双手快若闪电狠狠一收一夹,金嬷嬷未及挣扎,便昏了过去。

女人倒地的扑通声惊起守在外嬷嬷的注意,门把手开始吭哧吭哧响,“诶怎么了?老金啊……这门这么反锁了?!”

梅长苏险些站不住摔倒,觉醒与情热让他身心俱疲,刚才那一击更是消去他最后一点体力——然而事情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撑不住也得死撑!

“怎么回事?!里边说话呀!……开门!快开门!!!”

他连滚带爬扑向床边从隔层拽出准备已久的小箱子,双手并用抽出缓释剂和坤泽用抑制剂,看都没看毫无停顿地左右开弓,两边同时注射进左右手的血管——

“开门!——人呢?!快来人呐!!!”砰!砰!砰!——

梅长苏靠着床角不住喘气,药效发挥了一点作用,身体内部的骚动逐渐平息,丝丝缕缕的力气回复——虽然还是很累,总算可以自由行动了。

“院长!你们快来帮忙,撞开这扇该死的破门!!!小兔崽子……”不远处大量的脚步声奔跑着靠近——

没时间了。

梅长苏三两下翻上窗沿,用力扳开断裂的钢筋,勉强从中间挤了出去。跳下去的一瞬间,门四分五裂破开了。“砰!”

“抓住他!!!追!绝对不能让那小鬼跑了!!!”

 

赫——赫——赫——

快一点,再快一点……

注射针剂带来的副作用是越来越困,好在梅长苏意志坚定,不至于昏睡过去。身后气急败坏的呼喝声怎么也不能完全摆脱,时大时小,最近的一次甚至只差了一个拐角。

梅长苏很冷静,最难的一步都过去了,就不会在此时马前失蹄。

两年的时间,他可不止准备了一个计划。

顺利拿到三支针剂,神不知鬼不觉渡过觉醒期,十六顺利拿到身份凭证离开孤儿院,自此无拘无束海阔天空——这是计划A。

而没有拿到针剂,或是意外被人发现觉醒,就属于计划B的应对范畴——如何安全,顺利的逃脱。

即使是一个备用计划,梅长苏也准备得尽心尽力——他无比庆幸自己这样做了——以学医需要安静环境为由换成单独房间,特地选择偏避靠墙位置,找到破损墙角用砖头搭出路,最重要的是每天用手术钳拧窗户的钢筋,一点点松动到完全断裂,这费了两年……

从僻静无人的角落翻墙出来,梅长苏并没有放松,他能翻别人也能翻,追兵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了。

总是这样追不上也甩不脱体力迟早跟不上,得想个办法……

一个岔路口,梅长苏停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眼前高高瘦瘦的男孩衣裳破旧干净,脸色诧异。

阿木,孤儿院的孩子。

 

 

 

*****

阿木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梅长苏说他是个坤泽,院长要卖掉他换钱,还求他千万别告诉院长嬷嬷自己往那边跑……真的假的?小曼也是这样被卖掉的……不是说送去坤泽学校了吗……

他还没想明白,气喘吁吁的院长还有好多嬷嬷就出现了。

院长劈头盖脸地问,“你一直在这儿?梅长苏往那边跑了?说!”

“他往……”阿木刚想指着相反的右边,忽的一下愣住了。

万一他帮梅长苏跑了,院长没追到人,反过来怪他怎么办?

不,院长一定会把责任堆在他身上!

下场会很惨!

一瞬间,阿木脑子里想起很多事。

梅长苏总是那么受人喜欢,孤儿院里只有他能住单人间,大家都要做工,他却可以舒舒服服地学习,后来去医院也是他自己提出的,院长还许他留一角零花……

我每天那么辛苦,有时候午饭都不吃饿的前胸贴后背,也不过是一角零花,他说几句好话院长就准了……嬷嬷从来不骂他,我不过多吃一点,就要挨打……

我们关系又不好,冒着大风险救他,他跑了我吃亏!

他凭什么过的那么好?我凭什么帮他?!

阿木一咬牙,指向左边的路,“这边!他说他要去医院找那个洋医生!”

一想到备受宠爱的梅长苏会被抓回来,落得个凄惨下场,阿木心里涌起一股快意。

院长勃然大怒,“还敢找人,反了天了他,给我追!”

 

五分钟后,梅长苏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岔路口。

只是装模作样跑几步路,找了一个杂物堆躲起来,就瞒过了众人。

他往右边的路口走去,与追兵渐行渐远。

 

嫉妒会让一个人做出很可怕的事,哪怕是一个孩子也不放过。

嫉妒会冲昏一个人的头脑,让本不高明的布局顺利完成。

嫉妒,是可以利用的。

安全了。

 

梅长苏从没想过去医院找杰尔卡医生,保不保得住还两说,他和杰尔卡的交情也没到这个地步。

他要去洋河码头。

以前在教会附属医院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在码头搬货摔伤的汉子跟他很聊得来,那个汉子告诉他——

洋河码头每个月初三和十六会有一趟“货船”,底舱空出来运人,不要身份证明,只要有钱就能上去,会停靠在两百里外的大运码头。

“以前这里打仗的时候就有了,好多有钱人家公子哥小姐逃难坐这个船,金链子,珍珠,洋表……还有扳金牙做船资的……”

 

今天,八月十五。

 

他身上还有一支乾元用抑制剂,一天的功夫,足够变现支付船资了。只要离开这座城市,就没有人认识他,没有人知道他是坤泽。

下一次发情还有三个月,无论是身份还是抑制剂都有时间周旋……

 

梅长苏边走边想,冷不防头上一痛,晕了过去。


 "带走。"

 

 

*****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你醒了,我们谈谈。”

梅长苏扶着额头望过去,竟然是医院里那个与他有一面之缘,极度可怕的男人。

来者不善。

男人双手合拢摁在交叉的腿上——这是个很自信的动作——他眼里是不容拒绝的志在必得。

“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天风。”

“从现在起,你是军统的人了。”




-----------------------------------------------------------------------------


所以两个乾元一个是王天风还有一个是郭骑云……猜对没?


名词解释:百分百契合率——契合度百分百的乾元与坤泽,社会出现概率为2.7%,有时候两人终生都不一定碰的上。

                  同步发情——百分百契合率人群中的小概率事件,只有满足某个特定条件以及一点运气才会出现。当某对乾元坤泽中有一个自然进入觉醒发情/暴动,另一个被强制同步觉醒。


评论 ( 25 )
热度 ( 187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