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四(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四.(~ ̄▽ ̄)~-------------------------


“从现在起,你是军统的人了。”

斩钉截铁。

 

梅长苏半扶着额头坐在床上靠着墙,一句话都说出不出来。

还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啊。

他微微眯起眼睛看向眼前不动如山的男人,忽地心中一动。

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王天风老神在在,任梅长苏视线扫射千万遍也没什么反应。

要生要死,不过他一句话而已,他不着急。

良久,对面人开口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王天风笑了——本以为只是个聪明的,现在看来评价得再高点。

这问话看似没头没尾,其实是省略了毫无意义的“我能拒绝吗?”和双方已知答案的“为什么是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梅长苏毫不怀疑,他为了隐瞒性别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恐怕在他偷藏坤泽用抑制剂的时候就暴露了……不,说不定更早,当初在教会附属医院时,他为了得到进入爱尔柏塔的机会是毫不藏私,锋芒毕露,完全超出十三岁孩子的能力范畴。不凑巧救治的是军统的特务,被盯上再正常不过了。

还有那个乾元住院的时间也很巧合,恰逢瞌睡送上枕头……当初他还以为是上天给的机会。

现在看,根本就是请君入瓮的陷阱。

只有一个问题梅长苏还没想通,虽说把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儿用网兜住并非难事,但是恰到好处的推动,精准到可怕的入局时机以及对每个关键点的掌控……最最重要的是,他毫无所觉。

这个疏漏太可怕了。

不让自己死个明白,他不甘心。

 

所以梅长苏只问,“你是怎么办到的?”

 

“你确实不是我们的重点目标,我也没派人去盯着你。”王天风手一伸打开抽屉,“只是人再聪明呢也改变不了出身,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层次能接触到的。”

他晃了晃手里黑色的小东西,在手指间翻了几个花,“HTG-3-P5型窃听器,德国原产,最新一代。”

“你的储物柜,休息室,房间……都有这东西。”

原来如此。

一手撑着床沿,梅长苏不动声色地换了个更省力的姿势,伸出手,“给我看看。”

王天风随意把手里东西抛过去。

纯黑色的外壳,扁平小巧,上面有声孔,轻得几乎没有重量。

是他托大了。

本以为有比常人多一世的经历,能让他在各种事情上无往不利,却不想也成了自己思想的禁锢——几千年的时光,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抹平的?

千算万算,古人思维输给了现代科技,真是一个天大的教训。

好在,后果还能承受。

 

心中默默记下这个教训,梅长苏低垂眼睑,“我没有要问的了。”

王天风站起身,修长如竹,整个人的压迫感不减反增,“你的觉醒期还没过,好好休息,过几天组织会安排你去该去的地方。”

他心情相当好,不费什么力气就得到了一块聪明听话识时务的璞玉,还是个坤泽,这笔买卖不亏。

转身离开房间时,身后的少年用没什么力气的声音说,“……护国柱石。”

他转身,“你说什么?”

“没什么,当今中华外敌入侵,国民党人奋战在前,有感而发罢了。”

“从今以后你也是了。”王天风无声勾起嘴角,出去了。

 

梅长苏一头栽到在床上,蜷起身子。

好冷,好痛。

简直疯了,竟还妄想是故人——若真是谢玉,怎么可能轻轻放过他?

觉醒期没有好好休息,压抑已久的药剂副作用一股脑冲上来,梅长苏手紧紧攒住被子,苍白皮肤浮现青筋,不过几分钟冷汗就湿透了衣服。

 

好冷,好痛。

 

景琰,你在哪里?

景琰……

 

 

 


*****

明诚稳稳度过了为期三天的觉醒期,一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哥难得周到了一次,请了一个临时家政洗衣做饭打扫房间,只有照顾明诚不假于人手,事必躬亲。

然而觉醒期一过,确定阿诚是个健壮如牛毫无异常的乾元,他又打回原形了。

书房是机密要地,万万不敢放家政工进去,三天下来纸屑飘飞乱乱糟糟,明诚只好卷起袖子,熟练地切换回家务小能手模式,清理书房。

明楼懒洋洋坐在茶几边的沙发椅上(阿诚搬过来的),喝着(阿诚泡的)君山银针,吃着(阿诚做的)桂花酥饼,闲闲地叹一口气,“诶~这才是人过的日子。”

明诚把手上一沓文件分类放好,眼神鄙视扫了一眼明楼,“我的好大哥,你能在三天内把书房整成猪窝,也算你能耐了。”

“反了你了,成了乾元就敢不敬兄长了!”明楼冷冷一笑,姿势都没变动一下,周身暴起的惑人红酒味信息素一齐压了过去。

明诚呵呵一声,亦是信息素全开,一股清冽如水,纯净若冰的气息四散开来,不动声色间护住全身,瓦解了来势汹汹的烈酒醇香。

——勉强算是势均力敌,但是红酒味要嚣张的多。

小胜弟弟一把,保住长兄威严的明楼满意收回信息素,继续吃吃喝喝,随口问道,“阿诚,你这信息素也太淡了些,到底什么味儿?”

收拾不停的手蓦地顿住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常,“……是雪。”

白雪。

和梦里面一模一样。

明楼端茶杯的手停住了,他抬眼看了一眼阿诚,淡淡说道,“白雪,红梅,是挺配的。”

“大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意已决。”

“臭小子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给谁看?!”咚的一声放下茶杯,明楼颇有些痛心疾首,“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百分百契合率?!”

“那可是百分百契合的坤泽啊!你的坤泽!”

“不是我的,我没资格主宰别人的人生。”明诚分好手上最后一份文件,转身面对自己的大哥,“再说了,我并不知道人在哪里,说不定一直都找不到。”

“不试试怎么知道!阿诚你还小,不懂百分百契合的意义……”明楼试图劝说他顽固的弟弟,却被明诚澄澈坚定的双眼阻止了。

赤子之心。

九死不悔。

“大哥,我已决意要去伏龙芝军校,我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乾元,为党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

“今我华夏泱泱大国,受尽凌辱为人宰割,吾心甚忧,恨不能此身效死光复中华。”

“外敌不灭,何以家为!”


 外敌不灭,何以家为。


兄弟二人对视良久,终是明楼先败下这来——他这个弟弟平常百依百顺,真要犟上了九匹马都拉不回来。

“……过几天,我送你去伏龙芝。”

明诚绽开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将一丝怅然若失藏进心底,“谢谢大哥。”

 

不是对那个梦没感觉。

不是不想知道那人是谁。

但是比起党,比起国家,比起人民,这些都微不足道。

微不足道。

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坤泽,罢了。



-----------------------------------------------------------------------------

……下章宗主要开始爆种了。

看完这章有没有想打死阿诚哥的,我跟你们港,想都别想宗主说了萧景琰要死只能死在他手上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评论 ( 26 )
热度 ( 211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