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五(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五.(~ ̄▽ ̄)~-------------------------



梅长苏这一栽下去躺了七天。

原本副作用没这么严重,可惜好死不死他还有一具免疫系统不全的身体,三年来保护得宜一直没生什么病,连自己都差点忘了要注意,更遑论半途调查他的军统特务。据说晚上去给他送饭的人敲了许久的门不应,开锁进去就瞅见床上人皮肤红的发烫,被褥汗湿到浸透,这才急急忙忙叫了医生。

四十一度八,军医体温计都吓掉了。

就这么昏昏沉沉,被喂水灌药,偶尔梅长苏意识清醒也分不清白天黑夜,眼前似有人影来来往往,说什么,听不清。

他心里迷迷糊糊地想,还愿意给他照顾治病,看来王天风没放弃他。

七天后,梅长苏终于大好,可以靠在床上说话了。

王天风估计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没空见他一个小卒子,来探病的是他的副官,郭骑云。

那个住院被他坑也坑了他的乾元,算半个熟人。

 

梅长苏道,“先生怎么有空过来?”大忙人的副官应该也是很忙的。

郭骑云笑笑,“我住院时你不也常来看我么?”

这话说得平淡,听不出讽没讽刺,毕竟要说郭琦云现在还不知道梅长苏交好他的目的,那也太矫情。

梅长苏想起当时眼前人说“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再见。”

呵呵,简直是傻透了。

“谢谢先生的好意。”不管怎么说,人愿意来看他就得承这份情。

“你也不用叫我先生,我们以后就算是同僚了。”郭骑云帮他倒了一杯水放床头,“你要是不介意,叫我一声大哥也是使得的。”

“那就谢谢郭大哥了。”梅长苏从善如流。

 

病好了,他也该想想接下来怎么走了。

 

此后郭骑云常来看他,跟他聊些军统的琐事。渐渐地梅长苏也知道一些东西。

郭骑云说他本该三天前随分部队一起去苏联接受训练,但是因为生病没赶上,可能要再等些日子。

后来他能下床走动了,郭骑云又叫了个人陪他走动认路——能出入的范围不大,机密要地统统没有——至少也跟大部分人混了个脸熟。

听这个军统地下分部的人闲言碎语,似乎王天风是最有权利的负责人,他还有个代号叫“毒蜂”,和他一组处在别的分部的有个叫“毒蛇”。

梅长苏心中颇有些惊讶,王天风给他的感觉就像毒蛇一样,想不到代号却不是。

“毒蜂”尚且如此,不知“毒蛇”又是怎样阴狠毒辣,残酷无情?

这不是需要隐瞒的重要情报,是以梅长苏直接问了出来。

“你说‘毒蛇’啊。”尽心尽力扮演好前辈好大哥的郭骑云楞了一下,有些微妙地笑了起来,“可千万别在王处长跟前提这个名字,他们是斗了好几年的冤家。”

“王长官这么忙,我哪有机会到他跟前?”梅长苏笑容淡淡,不甚在意。

刚才还言笑晏晏的乾元表情蓦地僵了下,随后便转移话题道,“这段时间是比较忙,估计要不了多久,你也要出发了。”

“此去不知何时能见面,我有件礼物送你。”

 

地下分部中央办公室——

“……所有行动步骤给我在检查一遍,绝不能出任何纰漏。记住,‘喋血行动’必须成功!”

“是。”郭骑云神色肃穆点头,转身。

走到一半,王天风把人叫住,“行动开始前把那小子送走。”

郭骑云脚步一顿,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说道,“处长,梅长苏人聪明,但身体委实不好,真让他去……”

“怎么,你同情他?”王天风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副官,眼底的凌厉骇得郭骑云不敢抬头。“那小子有能耐自然会挣出头,你有闲心为他着想,不如想想怎么完善行动计划,出了差错老子扒你的皮!”

“……是。”

 

梅长苏摆弄着手里的郭骑云送他的礼物——一把7.63mm毛瑟手枪。

抛起——接住——

抛起——接住——

抛起——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教堂神父尚不能做到皆爱世人,郭骑云一个处长级的贴身副官,一个为军统效力多年的精英特务,难道真是看他这无权无势毫无油水的孤儿顺眼,愿意为他处处着想?

手枪在空中旋转了几个圈,又稳稳掉回主人手里。

梅长苏顺着枪的落下的劲头在手上呼呼的转,蓦地停住对准墙壁扣动扳机——空枪。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亦或是……良心不安。

 

 

 


 

*****

几天后,郭骑云通知他,“两天后晚上八点,你待在房间哪儿也不要去,准备动身前往苏联。”

说完他就神色匆匆地走了,梅长苏走出房门,路上碰见的人无一不是脸色肃穆,平常看见他笑着脸打个招呼,现在点个头就擦肩而过。

这个昨日还如学校办公楼般闲适的地方,宛若上了发条的巨型机器,从上至下运转起来,每个人都犹如精确的齿轮,接收层层传递的指令,急而不躁,有条不紊。

——山雨欲来,风满楼。

梅长苏眸光一闪,露出一个猎人抓住狐狸般的笑来。

 

“我不去。”

    两天后,在梅长苏拒绝随行,被带到王天风面前的时候,他又把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

“我不去。”

王天风气笑了,杀气四溢,“你以为你是谁?”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去,嗯?”

郭骑云站在一旁,脸上写满不赞同和心惊胆战,他深知自己长官的为人,下手毫不留情,绝不会因为对方是个坤泽就网开一面。以少年病弱的体格,挨上一拳恐怕得躺着到苏联了。

于是他抢先怒斥道,“梅长苏,你发什么疯……”

“让他说!”王天风眼神阴鸷,周身气势攀升到了极点,带着血味的铁锈信息素摧枯拉朽毫不留情,锋锐得要割伤眼前不知天高厚之人的皮肤。

梅长苏面色发白却屹然不动,眼神颤都没颤一下,镇定自若,“若是送我去接受教育哪里都是一样的,为什么要去苏联?当然是有别的原因……

“愿意送我去苏联接受特工训练,是因为我比较“高级”吧。”

高级的,消耗品。

被郭骑云小心维护的一层温情脉脉的窗户纸彻底捅破,冷血不到家的郭副官表情讪讪,王天风仍是表情不变理所当然,他冷笑一声,“那又怎么样?!我承认你是很聪明,但是就你那破身体,就算我送你去军校,你能撑过三天吗?!”

“军统里九成九都是特工,别人都行,凭什么你不行?”

“王天风!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军统的特工明面上可有一个是坤泽?送我去干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梅长苏直呼其名,气势半点不落下风。

哪怕他是个中庸,他都不会冒险,听从命令先去苏联再徐徐图之。但是作为一个面容姣好,身体虚弱,未被标记的坤泽,被送去做特工,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

说的好听点是利用自身性别优势获取情报……扯去那层遮羞布无非是色诱,身体交易,掌控信息素阀门以便随时随地发情……

——一个“高级”男妓。

尤其是通过大量药物训练掌控信息素阀门,消耗寿命达到目的,不能享常人之寿……等同于走上辈子一模一样的老路。

——他·不·干。

 

“心、知、肚、明?你觉得我在害你?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天风蓦地扶额大笑起来,突然拉开枪栓砰砰开了两枪,子弹擦着梅长苏头侧边飞过,斩落几缕发丝。

“小子,你太高看自己了!你不过是一个懦夫!一条抱怨伙食不好的狗!”

“这么多年,我们多少同胞与敌人浴血奋战,母送儿女送郎,父兄俱死白骨累累……他们有怨言吗?千千万万战死的同胞有怨言吗?没有!”

“你呢?!不过是教你付出一点代价,不用亲上前线不用忍饥挨饿,只待训练后就养尊处优生活富贵,你以为受到了苛刻?!我告诉你梅长苏,世界不是绕着你转的!国家危难在即,所有中国人都要做好赴死的准备!你也不例外!你怎么好意思……”

“我梅长苏不是懦夫!就算没有进军统我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报效祖国!”梅长苏高声打断王天风的斥骂,面色凛然不惧,“但是我不会让自己做出无谓的牺牲!”

“如果我去苏联,我有信心成为最优秀的特工,但是以我的身体那种摧残自身的方式能撑多久?十年,五年,甚至更少!”

“然后我能干什么?杀几个人?得到几份情报?用一生换取这些太少了!”

“若是做一个见不得光的特工,一颗没有身份的暗子,我到死的贡献就这么点!”梅长苏嘴上不停,没给王天风插话的机会——对方似乎也没有打断他的想法——他继续说,“但是呢?如果给我机会做一颗明子,安排一个合法身份,暗地里让我统御调度……我能做的事情会超乎你们的想象。”

“我的头脑比身体强百倍,做一颗明子,将会创造比暗子强百倍的价值!”

一片静默。

“呵,说的比唱的好听。”王天风勾勒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失望鄙夷地看着眼前空说大话的少年,“还以为你能给我点惊喜,结果不过吹破牛皮……少年人,光说不做地聪明,一辈子都是纸上谈兵!”

“我既然说了,就有说的底气。”梅长苏半点不惊慌,甚至绽开了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比方说,我能不死伤一人,完成‘喋血行动’。”

“大胆!”

“你敢!”

话应刚落的一瞬间,王天风郭骑云同时出手,两把勃朗宁抵上梅长苏的额头。王天风语气森寒如冰,“你是怎么知道‘喋血行动’的?!”

 

喋血行动——中央直达,绝密情报,层层戒严,最高守备。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毫不夸张。

可是,这个知道人数不超过五个人的词,从一个初来乍到,连正式职位都没有的十四岁少年口中说了出来。

王天风按在扳机上的食指逐渐用力——

这一刻,他是真想杀了梅长苏。



-----------------------------------------------------------------------------

关于宗主是如何拿到绝密情报资料的下章揭秘~(*∩_∩*)~

你们猜猜,宗主是怎么办到的?

文中我为这个情节埋了两个伏笔,不造有木有人看出来……


评论 ( 35 )
热度 ( 217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