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六(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六.(~ ̄▽ ̄)~-------------------------

四日后,九月十六上午九点,日本特派上校,高级司令官贤园雄二的船将会抵达洋河码头,进行短暂补给。

贤园雄二参加过数十场大大小小的侵华战役,手里握有大量国民党人的暗线情报,并且本人具有丰富对抗军统地下党的经验,他五年前被召回日本,今次受命回返中国上海任职,将会对国民党东线的所有地下分部造成巨大打击。是以中央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在贤园雄二抵达洋河码头时将其清除。

由于贤园雄二身边没有军统暗线,安保十分严密,此次行动危险性极大,预计参与人员十不存一,故命名为“喋血行动。”

 

行动还没开始就已经泄露,还是王天风毫无察觉的泄露,对他来说简直是灾难!是笑话!奇耻大辱!

日寇,共匪,蓝衣社,GD……一个个敏感可能的想法在脑子里浮现又击毙,要是这些势力真有手段把手插进军统“毒蜂”亲自管辖的区域,军统早被改组解散了……

但是无论联想到了什么,王天风从没想过这件事是梅长苏一人完成的可能性——毕竟要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坤泽居然不靠任何人,就能愚弄久经时光考验,让各方敌人铩羽而归的军统安保系统——疯狂大胆如王天风也无法想象,说是有高层变节都比这靠谱!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疯狂。

“到底是谁漏了情报给你?!说!我数三下……”

郭骑云握紧手中的枪,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只能被动地听王天风话语里的杀气与决断越来越重。

“三,二……”

“没谁,仅我一人。”梅长苏面容沉静,好似严刑逼供不过是宴会间的闲谈,指着他的两把枪只是不小心搭在额头上的珍珠流苏。

 

“呵……”血腥的铁锈味风暴一般盘旋昭示着信息素主人暴怒的心情,枪口下移撞上梅长苏左胸,王天风双眼赤红,狠狠扯住眼前不知死活的少年的衣领——

“混账东西!你真以为我不敢开枪?!”

他还想喝问什么,视线却突然集中到少年推开他的手上——一个小巧的耳挂式接收器。

“一定要说的话,是你。”

 “HTG-3-P5型窃听器,德国原产。”梅长苏把前些日子王天风说的话一字不漏地扔回去——被人轻视强逼,他多少是有些报复心理的。

“你给我的。”

 

峰回路转,一时间那黑色小物件成为众人焦点,室内安静无声。

 

“别给老子作妖,你不可能进得了中央办公室……”王天风语速飞快,压低声音,“谁给你放进来的?”

作为军统老人他不可能犯把机会送给敌人的低级错误,之所以能随意把窃听器抛出去,就是因为只要到不了安装地点,那就是块废铁。

“谁说我把窃听器安在中央办公室了?”梅长苏淡定否决,看向一旁的充当壁花的郭骑云,“在你副官身上——谢谢你的愧疚呐,郭大哥。”

多亏你常来看我。

“不可能!”郭骑云反射性去摸衣领口袋等地方,一如今早检查什么都没有——多年的特工生涯带来警惕的好习惯,所有衣物上身前都会被检查一遍,绝无漏网之鱼。

“搜不出来的。”梅长苏闲闲道,顺手打开接收器抛给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郭副官,“我又不傻。”

 

“是鞋底。”

 

军统分部没有客房,梅长苏住的是临时清理出来的修理间,清理的人不太仔细,拉开抽屉小刀螺丝钉之类的玩意儿应有尽有。

——作案工具齐全。

郭骑云常来看他聊点闲话说些生活琐事,又派向导帮他认路,虽说不包括任何机密要地,但绝对包括洗衣房。

——作案地点到位。

好人缘带来更多观察方式,突然某一天开始众人忙到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要发生大事的预兆简直太明显。

——作案时机确认。

万事俱备,东风都不欠。

 

“军统标配的军靴是牛皮厚底,用刀子挖出一块把窃听器填进去,放入铁片平衡重量,再把牛皮底子削薄压紧用粘合剂糊上,严丝合缝不留痕迹,哪怕你检查一千遍也检查不出来。”

连续好几天,耳边回荡着无尽的哒哒哒,鞋履扣在地上单调乏味的噪音,信号不好的滋滋声,大量反复刺耳的杂音——这要换个普通人恨不得两耳失聪什么都听不到,但是梅长苏没有错过任何一点片段,从头听到了尾。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自然听到了夹杂在大量摧残耳朵魔音中的珍贵情报。

价值千金。

然后,便有了今日的一切。

 

从接收器中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郭骑云黑着脸认栽,心里挫败的同时还有点佩服。王天风也收回手中的枪,他没有看梅长苏也没有看郭骑云,甚至没有拿起接收器确认一下真伪。

在梅长苏说出“鞋底”两个字时,他便已推导出前因后果。

所有准备的筹码都丢出去了,梅长苏闲闲地靠在门上,等待最后的审判。

良久,面无表情的最高长官敲了下手指,“等会儿出去,自己去刑讯处领三十鞭。”

这话当然不是对梅长苏说的——郭骑云苦着脸道是,完全不敢反驳。绝密情报从他手里漏出去,三十鞭算轻的了。

“至于你——”反抗上级指令,蒙骗长官,偷取绝密情报,每一条都是大罪,对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他只说了一句话。

“从现在开始,‘喋血行动’由你全权负责。”

“什么?!”

“处长!这太儿戏了吧!”顾不得待会的惩处,郭骑云猛的抬起头,既惊且急,“这么重要的行动……”

“我们能拿出的最好计划也只有一半成功率,远远不够。”王天风脸上绽开一个疯狂的笑容,“单凭你能骗过所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绝密情报,就足够我赌上一回。”

“你肯定想到了一些我们都忽略的东西,是吗?”

梅长苏看着王天风疯狂的笑容和孤注一掷的眼神,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的代号是“毒蜂”。

就像最毒的野蜂,明知道蛰刺会拉开自己的内脏,却还是义无反顾,为了消灭敌人甘愿赔上一切。

果真是……疯子。

来而不往非礼也,梅长苏也被激出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劲头,笑得肆意自在,“不损一兵一卒,保证完成行动。”

“我说到做到!”

无力回天的郭副官看着完全疯起来的一大一小,一脸生无可恋——天啊,再过四天贤园雄二就到码头了,这个节骨眼居然推翻推演了数百遍的计划,去信一个十四岁少年的异想天开!

那个少年还是个坤泽!

太荒谬了……

尽职尽责的郭副官试图做最后的挽救,“只剩四天,现在改计划时间根本不够……”

“不用担心,”梅长苏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眼神明亮如焰,“简单点来说,我的计划只有三个字。”

他笑得狡黠。

“——狗咬狗。”

 

洋河码头每个月初三和十六会有一趟“货船”底舱空出来运人,有钱就能上——梅长苏那时不过一个教会附属医院的小工就能获悉此消息,可见这艘船的存在是公开的秘密。

试问,在日本人把控严密的码头,军统只有地下分部留存的地方,什么人的船敢如此光明正大干着收钱运“货”的生意?

当然是……日本人自己。

 

九月十六日上午九点,日本特派中校,高级司令官贤园雄二的船抵达洋河码头,尚未靠岸便与一艘货船发生碰撞摩擦,突然间货船爆炸,损毁周围船只24艘,爆炸中心点船只粉身碎骨,船上人员无一幸存,贤园雄二亦在其列。

日本军方驻中国总司令部震怒,下令彻查,随后调查发现爆炸货船为驻洋河码头局局长松下赤西利用职务之便,为私人谋利的走私船,并在其秘书长家中搜出松下赤西走私火药的证据。

松下赤西抵死不认,声称自己遭另一同谋者上海特派驻洋河码头书记官黑泽次郎陷害,并提供来往书信。熟料次日黑泽次郎切腹明志已证清白,事件升级。

松下赤西作为主谋被押送上海受审,途中饮弹自尽。

驻洋河码头局遭总司令部大清洗,从上至下因贪腐走私等罪名落网32人,其中秘书长井上淳木被枪决,副局长雨石勇也收押遣返日本。

由贤园雄二爆炸死亡一案牵扯出的众多贪腐案件轰轰烈烈彻查三月才落下帷幕,驻洋河码头局全面重组,高层尽数换血,一时间对洋河码头掌控力度大不如前。

洋河码头军统地下分部由于事先规避,毫发无伤,成功安插数个探子。

尘埃落定。

 

“——如何?”

“——啧,后生可畏。”

 

 

 

 

 

*****

天津——

最近一段时间上层社会最轰动的消息莫过于天津船舶业的领头羊苏家找回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小儿子。

平日不苟言笑的苏老板为此事高兴至极,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向公众介绍自己小儿子的归来。

众人议论纷纷——

“苏老板真是交了好运,妻子死于山匪,孩子竟然还活着。嘿还是个坤泽!这可有大用处!”

“我看未必,听说苏老板不打算把他新找回的小儿子嫁掉。”

“怎么说,难道……那孩子已经被糟蹋了?

“那倒没有,只是我听说啊,苏老板的小儿子流落在外没照顾好,落了病根。身体弱也罢了,据说生孩子上头也要艰难许多。”

“啧啧,坤泽虽然珍贵,不能生有什么用?这找回的儿子怕是废喽!”

“你以为人家跟你似的!人苏老板可疼他小儿子了,硬是托关系到石田太君前面,把人塞进天津大学坤泽院了。”

“苏老板也舍得!诶,他这新找到的小儿子叫什么?”

“叫什么啊我想想,好像是叫——什么来着?诶对了,想起来了!”

“那孩子叫苏哲!”

-----------------------------------------------------------------------------

抱歉更新拖了这么久,临近期末几乎是一周一个考试……苦逼的学渣简直没有活路……

其实一开始写窃听梗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鞋底装窃听器好像不是很科学。但是后来我转念一想,宗主可是曾经用磁铁和金线做出过手机充电器的男人,装个窃听器那是小菜一碟~所以我就写了XD

PS:百度了很久没找着日本在民国时的官制,文中的官名啊机构名啊都是我胡掐的,要是有错误欢迎指正我马上改~!

评论 ( 43 )
热度 ( 197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