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八(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八.(~ ̄▽ ̄)~-------------------------



军统局天津分站——

“明先生,恕我直言,你最近的脸色不怎么好。”登记处的值班人员李小姐是个开朗的女中庸,对于眼前这个新来不久,帅气挺拔的小伙子颇有好感,于是便多嘴问了一句。

“不要紧,只是昨晚有些失眠。”明诚朝她笑了一下,虽说眼角泛青,神色却轻松。

“那就好,作为新人你已经非常不错了,不用太过压榨自己。”女中庸翻开桌上厚厚的备忘录,找到明诚的那一页,“嗯……明后两天你都没有任务和值班,不用过来点卯。”

“我推荐你去舶市街逛逛散心,那可是天津最繁华的街道,不去一次太可惜了。”

“谢谢,我会考虑的。”

明诚笑着与李小姐靠别,出门后脸上的笑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最近过的确实不太好。

与王天风的接触不急不缓,寻找“麒麟”的任务也成功排查掉了几人,军统局内部也没带来什么压力……

困扰他的,是夜夜到访的梦境。

 

四年前的觉醒,他以为自己已经无情地摆脱了它,将那些可能会有的旖旎幻想,呢喃绻语抛之脑后,此生再不会相遇。

他不是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人,既然下定决心,就绝不容许藕断丝连,剪不断理还乱只会徒添烦忧。

在伏龙芝军校,在巴黎他都做得很好。曾经对大哥许诺过的,自己期望做到的,每一件都做得很好。

只是偶尔午夜梦回,点一根烟,心底的一点点遐思便也随烟雾散去。

最好不相知。

 

所有的寂然澄清在天津打破。

明诚从未想过,那些被忘却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会猝不及防地卷土重来,自回国踏上天津土地开始,纷纷扰扰,一层一层漫卷从脚底没到头顶。

淹没,窒息。

他梦到与那人冬日廊下煮茶听雪,屋里香炉对坐闲谈,密道捧烛铜铃摇响,书阁相对跪拜无言……

至始至终,无论怎样拼尽全力,那人还是浅浅淡淡一抹影子模糊不清,最清晰亦不过苍白修长手指替他斟茶时一声轻叹——

“景琰……”

他是谁?我是谁?景琰是谁?

每每思索,便觉触骨哀伤。

偏又一无所得。

 

渐成心魔。

 

夜晚临睡前,明诚拿着一支伪装剂,迟迟下不去手。

作为一个乾元特工,在特殊时期伪装成中庸是常事,如今他身在天津名义上却还在巴黎读书,就算没有任务注射伪装剂也是应该的。可是伪装剂将乾元信息素与本能压制在身体里,会使得身体对外界的反应刺激更敏感,说不得这就是他做梦的原因。

要停打吗……

从此再不受那些迷梦困扰……再也不为梦里人烦心……

墙上西洋钟滴滴答答又走了一格,明诚深吸一口气,撩起睡衣袖子将针剂注射进去。

身在天津还是低调些好,乾元身份太显眼了……

明诚一边说服自己,一边关灯躺下,闭上眼睛。

……

他站在高高的城墙上,风很大很冷,周围没有一个人。

那人一反病弱常态,高头大马披甲远去,一路旌旗烽烟。

他一直站着,望着,动也不动一下,远去的人越来越小,经过一座山的拐角消失不见。

蓄了许久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肝肠寸断。

……

明诚满头冷汗地惊醒,窗帘的缝隙中透出几缕晨光照在身上,眨眨眼睛,竟有一点点湿意。

天亮了。

明诚双手大张任自己摔回床上,一言不发。

也许李小姐说的没错,他确实该去散散心了。

 

 

 

 

*****

“苏哲!快点呀!你快点呀!”穿着一身粉色长裙的少女手拿着一个紫色皮包,脚步轻快,回头看自己的好友动作慢慢悠悠,不由得急急返回去拉住人的手。

“急什么,你穿着高跟鞋呢,走这么快小心崴了脚。”梅长苏被少女拉动快走几步,面上颇有些无奈,“定好的东西不会跑的。”

“诶呀你怎么这样婆婆妈妈,快点快点,我有惊喜要给你看!”

“好了好了,你松开,我知道啦。”

舶市街靠近港口,最是繁华不过,来往的人大半非富即贵。可是这一位公子一位小姐走在路中央,长相出众气质非凡,周围还跟了几个保镖,着实显眼。有几个过路的贵妇听见声音认了出来——原来是这两位啊。

苏家的小儿子和藤田长官的小女儿,都是家中幺儿,可不是宠上天?

 

梅长苏——现在化名为苏哲——自四年前证明自己的价值后,便被军统安排身份成了苏家走失找回的小儿子。

天津苏家在天津船舶业可谓一手遮天,几乎掌控了八成港口来往的船只。早年日本人打进来时,苏家已逝的老太爷颇有先见之明,搭上大半家财投靠了日本人,从此事业蒸蒸日上,不到两年就回了本,现在换到老太爷的儿子苏老板当家,仍然是保持着与日本的亲密关系,双方合作有二十多年了。

日本人对苏家很放心,自然也不妨碍自家儿女与苏家人交朋友。他们却不知苏老板的发妻就死在日本人小股游兵手上,连带着腹中胎儿一尸两命,自那以后苏老板便暗地里投靠了国民党,成了军统埋伏的暗棋。

梅长苏对现在的身份很满意,一个体弱多病的男性坤泽,全家为日本人做事,哪里会有人怀疑他的身份?进入天津大学坤泽院后,他如鱼得水,很快就结交了日军司令部行政官的女儿藤田原信。

这却是有原因的,藤田原信的父亲藤田芳政位高权重,论地位比苏家不知高多少,按理说他的女儿不可能缺朋友。但是藤田原信的母亲是个中国人,虽然受宠但是上不得台面,藤田原信作为受宠的私生女,根本没回过日本老宅,连学也是在中国上的。除了身份尴尬以外,她还是个中庸。

藤田原信没有半分政治天赋,一生最大理想就是嫁个上等人家一辈子富贵生活。可惜他父亲有本事将她塞进号称专出名媛贵女的天津大学坤泽院,却没办法改变她的属性,藤田原信家世容貌样样不缺,偏生属性天生矮人一头,谈起婚嫁来就不如那些个坤泽有底气。她心气不顺,在学校里瞧不起中庸同学又对坤泽同学挑鼻子竖眼睛处处找茬,狗憎人厌的,自然没交上朋友。

一直到梅长苏转学过来,藤田原信才眼前一亮。

论家世,苏家两代亲日富贵逼人;论出生,苏哲流落在外多年谈不上比她私生女身份好上哪去;论属性,苏哲虽然是个坤泽,身体不好生育能力不知剩下几分;论自身,苏哲性格温和体贴,长相也十分拿的出手……

可不就是最好的朋友人选?

于是一个屈尊降贵一个有意接近,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挚友”。

 

今天恰好周末,梅长苏被藤田原信从家里拖出来,去舶市街取她预定好的信息素香水。

藤田原信挽着梅长苏的胳膊,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浑然一副娇小姐做派,天真不知世事。

前提是不听她口里说什么——

“……前阵子我爸爸的死对头田中泽在津门舞厅被刺杀了,真是痛快!”藤田原信开心地击掌,“支那人也算做了件好事。”

梅长苏沉默不语,藤田原信这才想起自己的好友也是个支那人,漫不经心地补上一句,“我不是说你啊,你是我好朋友,跟别的支那人不一样……”

是你的朋友,便不是中国人吗?

梅长苏笑了笑掩住眼底冰冷,把话题转开道,“你不是说要给我个惊喜,到底是什么?”

“诶呀到香水店了你就知道啦……”

 

另一边,明诚站在舶市街街口,看着大包小包的小姐贵妇们,心中颇有些后悔。

真是鬼迷心窍,他一大老爷们来这种地方逛街干什么……

还是回去吧……

明诚正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停住了。

这是……梅香?

是……梦里的味道。

极淡,极浅,在熙熙攘攘的街口早已不能辨别,但他就是能感觉到。他几乎可以想象,就在不久前,那人走进去,留下身后淡淡的红梅香味……

人去香如故。

明诚停了一会儿,开始向前走动,越走越快直到跑起来。

跑快点——再快点——

这一刻儿女情长盖过了家国天下,他没来得及想未来会怎么样,至少现在……

他要找到他。

……

左转——右转——直走——

顺着那一丝清幽梅香,或者说顺着自己突如其来的感觉,明诚不停地跑,路上或许撞到了人,一个?两个?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决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终于到了目的地,闯进了一家不知什么的店,那丝几不可闻的梅香蓦然浓烈起来,香味的源头近在眼前!

只要推开眼前挡路的两个人……

快了……快了……

你到底是谁……

明诚三步并作两步挤开眼前的路人,终于触及到自己寻找许久之人的肩膀,“你……”

 

“你谁啊!手放开!”粉色长裙的少女转过身来打掉她的手,怒气冲冲,“谁准你动手动脚!”

那个少女手上拿着一瓶打开的信息素香水,散发着很好闻的梅花香味——少女是个中庸。

明诚恍恍惚惚被人拍开,纵被被少女的保镖给压住也没有反抗,他这才注意到这是家香水店。

原来是家香水店。

只是家香水店。

他勉强扯出一个笑,随意找了个借口,“抱歉小姐,我只是问问你手中的香水很好闻,是哪个柜台拿的,我想给女朋友买一瓶。”

藤田原信闻言松一口气,随即有些得意地说道,“这是我定制的,没有第二瓶。”

“哦,是这样啊,抱歉了,小姐。”明诚一秒都不想多待,道了歉转身推门走出去。

原来是这样。

只是这样。

只是错觉。

 

“……你回去告诉‘毒蜂’,我明天早上去见他。”梅长苏对途中伪装跟上的军统特务说完话,便从香水店侧门进去了。

“你怎么才来啊,上个洗手间这么久。”藤田原信抱怨了一句。

“也就一会儿……”梅长苏正打算搪塞过去,忽地愣住了。

这种心悸的感觉……是谁?

是他吗?

他惊疑不定地望向香水店大门,声音有些颤抖,“刚才……有谁来过吗?”

“没谁,只有个冒冒失失的中庸过来替他女友买香水。”藤田原信抬头看他,“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梅长苏视线落回。

……确实什么都没有。

“诺,我特定定制了和你信息素一样的香水,以后上街大家肯定以为我们是兄妹!嘻嘻,惊喜吧……”

“果然是惊喜……”

果然是……错觉吧。

 

仅仅隔着一堵墙的两个人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们更不知道自己本可以在第二天清晨军统局弥补这一次阴差阳错。

如果第二天不是七月七日的话。

 

1937年七月七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拉开全面侵华的序幕。

1937年十二月十三日,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陷落。日军攻入南京城,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惨无人道,长达六个星期的南京大屠杀。

明诚被紧急遣返巴黎预备潜伏计划,梅长苏远赴南京处理撤退事宜。

国难当头,他们谁都没有资格想其他。




-----------------------------------------------------------------------------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为死者默哀。


这次同框,下次见面。

评论 ( 29 )
热度 ( 194 )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