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溪图图

脑洞星人,资深腐女,骨灰颜控。。。

【伪装者/琅琊榜/ABO】此生践诺.章九(诚苏拉郎)

设定:萧景琰转世明诚,基本无前世记忆,属性乾元。梅长苏婴穿现代孤儿院,属性坤泽。本文全员存活设定,治愈路线,我苏大写苏实力秀智商(๑•̀ㅂ•́)و✧

世界观:ABO,私设如山。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三句话文案:宗主实力第一步——用两辈子的经验忽悠同一个人,妥妥的!

宗主实力第二步——今天是翻特高课,还是76处的牌子好呢?

宗主实力第三步——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上海到底谁做主!<( ̄ˇ ̄)/~

----------------------~( ̄▽ ̄~).章九.(~ ̄▽ ̄)~-------------------------



1939年,湖南——

“队长,他们实在欺人太甚!”一个面相毫无特色,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庸气急败坏地拍桌,语气间颇为咬牙切齿。

“不就是抑制剂暂时停供么,大惊小怪。”梅长苏眼皮子没抬一下,定气神闲拿着剪子,细细修剪桌上的百雨金花枝。

“一开始暗示到明里暗里胁迫,现在直接釜底抽薪……谁知道以后那帮子黑心肝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队长你可千万不能放着不管……”

“好了阿平,这事我早有预料,迟早会来的。”梅长苏有些无奈地打断自己副队的话——阿平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急躁了。

阿平小声反驳,“可是他们确实太过分了。”

这个“他们”指的是军统局。

 

梅长苏知道阿平想说什么。

他进军统局的经历可谓传奇,以直接毁掉整个日军洋河码头局作投名状,一步登天见到军统局最高负责人戴笠局长。然而这还没完,他还大言不惭地要求组建以他为主的特别行动队——用一个十四岁坤泽的身份。

戴笠几乎是以一种放任自流的儿戏态度批准了组建计划——因为他根本不信。在一个手握军统局生杀大局,风风雨雨十几年的老人眼中,梅长苏嫩得像是盐碱地里冒出野草茬尖,虽然脱颖而出,随便踩一脚就折了,必须先感受一下环境艰苦打碎心肠,然后才转移到准备好的盆栽里固定生长。

抱着这种居高临下的心态,戴笠只是随便糊弄了一下——他甚至没有给出哪怕一个乾元。

基因决定命运,一群被坤泽领导的中庸能干什么呢?

换了军统局任意一个别人,哪怕是王天风,都会知难而退。没钱,没人,只有一张空头支票般的批准文书,要建一个特别行动队无异于空中楼阁,镜花水月。

可惜别人都不是梅长苏。

别人也不会想到有一个两世记忆的妖孽,上辈子活在一个只有中庸的世界里。更不会想到这个妖孽还博闻强记,熟知数百种功法秘籍。

于是梅长苏用一年的时间,让那些一开始百般瞧不起他坤泽身份的组员,全部变成他的铁杆粉,把所有等着看笑话人的脸扇得啪啪响。

他的副队阿平原本是军统局派来监视他所作所为的,最初口里都是长官怎么怎么样,长官命令怎么怎么样。

不到三个月,阿平口里的“长官”就变成了“他们”。

高下立判。

“蛛穴”的壮大速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两年前军统局把它当出鞘见血的利剑,随着与日军正式开战,立下赫赫功劳的“蛛穴”太过耀眼,“毒蛛”之名在日军通缉名单排位上高过他实际军衔两级,某些人坐不住了。

拆分他们舍不得,就只能想办法给“蛛穴”的主人“毒蛛”套上龙头……

 

想要控制一个坤泽,最有用的,也是唯一的方法就是——标记。

 

军统局会选择哪个乾元呢……

“行啦行啦,你什么时候看自家队长吃过亏?”梅长苏拍拍阿平的肩膀,“下午要去王疯子的地盘,记得调整好表情,别被人看出端倪。”

谁都一样。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

湖南军校——

“那个女人,是谁?”梅长苏停步从瞭望塔走廊往下望,午休时间学生们拿着饭盒三三两两结对去食堂,从上往下看一水儿军装,打眼一片绿色。

落单的人,就特别显眼。

“哪个?”郭骑云也朝下看。

“……眼睛像猫一样的那个。”

“那是昨天刚来的,处长挖过来的人。你问这个干什么?”郭骑云有点警觉地问,虽说几人私交不错,可公私不分是大忌。

“疯子心够大啊,把一个坤泽丢到满是乾元的军校里,不怕出事吗?”梅长苏回问道。

郭骑云朝他摆摆手,“那个坤泽叫于曼丽,你别看她长得柔柔弱弱,其实是一朵食人花!毒的很!”

“这女人不但杀过人,还分尸,下手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本来在死囚营关着,被处长提过来了。”

梅长苏看着于曼丽的双眼,大大的猫眼让她整个人妩媚起来,若人怜爱。

有人摔倒了,队伍停滞下来,她站在原地既没有上前帮忙也没有绕开,抬头扫了一眼天空,眼睛黑沉沉的望不到底,没有一丝光芒。

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但是里面的神采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一个甜软爱笑的女孩变成现在这副杀人不眨眼的样子……

“去会议室吧。”梅长苏收回视线。

不能看久,刚才停步还能说是对军校的坤泽身份好奇,若是对于曼丽关注太过,郭骑云一定会怀疑。

一旦引起了怀疑,他想做的就做不成了。

梅长苏一瞬间有些感谢军统局停了他的抑制剂。

多好的现成借口啊。

 

心中打定主意的梅长苏,成功地毫无痕迹地跟王天风吵了起来。

争吵话题还是王天风极力想避免的。

“怎么?用了我这么多年,戴局长终于觉得我势力太大,用得不顺手了?”梅长苏语气平淡,笑得艳光四射,一副全然无害的样子。可惜王天风与他共事多年,知道这人越是生气越是笑得好看,现下怕是愤怒到了极点。

他头疼地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你小点声!……这可不是你的办公室,不怕隔墙有耳吗?”

“呵……战事吃紧,所以抑制剂断货……突发任务,所以篡改目的地——”梅长苏双眼死死盯住王天风,语气轻而讽刺,“你当我是傻子吗?”

一向为人癫狂脾气暴躁的乾元此刻没有反驳,僵着脸沉默不语。

梅长苏撑起身子靠近王天风耳侧,细密柔软的发丝垂落在他肩上,似乎还带着坤泽特有的淡香。

动作暧昧似水,声音森寒如冰——

“他们,是不是打算让你标记我。”

 

——寂静无声。

“说话!”

王天风紧紧抿着嘴唇,沉着脸吐出一个字。

“是。”

哗啦!——

梅长苏抄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水,毫不犹豫扣在了王天风头上。



-----------------------------------------------------------------------------


一个月没写文有点手生,改了好多遍_(:з」∠)_ ……

我不知道自己表达清楚没,总之就是宗主想把于曼丽从王天风手里弄出来,所以临时布了一个局,下章会写完后半段。

至于为什么要救于曼丽……宗主和曼丽是认识的,认识的伏笔在第三章,有小天使看出来了吗(๑•̀ㅂ•́)و✧?



评论 ( 131 )
热度 ( 309 )
  1. 哒……熙溪图图 转载了此文字

© 熙溪图图 | Powered by LOFTER